折戟沉沙秋水溟,繁华落尽君辞去,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——《御龙吟》

【酒茨】道是孤独

#写篇酒茨召唤酒茨XD


没有人能理解茨木对酒吞的执着。

旁观者尚且不清,身为局中人的酒吞更是莫名其妙,所以当熟悉的妖气靠近的时候,酒吞感到烦躁的同时,还带了些无奈,怎么就是不放弃呢?他这样想着,熟练的收敛了自己的妖气,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,将隐约传来的一声“吾友”丢于脑后,懒得理会。

然而茨木仍旧是找到了他,酒吞倚在葫芦上眯眼看着眼前的白发妖怪,习惯性的暴躁起来,

“滚!”

茨木却仿佛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眼神炙热真诚,

“吾友,与吾回去吧,你是站在整个鬼族顶点的男人啊,怎能为一个女人堕落成这样......”

酒吞拿起葫芦站起身来,多日醉酒的身形还有些摇晃,

“闭嘴。我的孤独...

【曦瑶】断

#原本是想正儿八经的写下蓝大单方面割袍断义时的情节,却不知道为什么就开起了车,然后开到一半又不想开了。悲伤_(:з」∠)_

#时间差不多就是瑶妹东窗事发想要溜号,抓了蓝大当人质那两天。

#一个没头没尾衔接奇怪的东西


敲门声不疾不徐的响了三下,有催促之意却又不失礼节,正是金光瑶素来的作风,蓝曦臣站在窗边,恍若未闻。金光瑶也不急,又敲了三下,声音温软,

“二哥。”

蓝曦臣动了动身子,片刻方道,

“进来吧。”

金光瑶手上端着饭菜,侧着身子将门蹭开,见蓝曦臣看着他,回了一个笑脸,然后又用同样的姿势将门合上,慢悠悠的走到桌边放好碗筷,

“二哥,吃饭了。”

蓝曦臣没有动,...

© 久久不久 | Powered by LOFTER